批评需要“好环境”

2018-08-17 11:01  来源:客家新闻网

批评需要“好环境”

李伟明

  民间有个“乌鸦嘴”的说法,指的是某些人嘴无遮拦,直言直语,说出不中听不“吉利”的话。一般情况下,人们都爱听顺耳的好话,所以,大煞风景的“乌鸦嘴”,虽然表达的意思是真实的,但由于“声音”难听,往往是不受欢迎的。

  南北朝时期,北魏大臣李崇做过一次“乌鸦嘴”。公元523年,李崇的部下魏兰根出于国家安全考虑,建议把边境的六镇改为州,分别设置郡县,以安抚当地百姓。李崇也认识到六镇地处边远,贼寇密布,治安形势严峻,为了防患于未然,专门为此打了个报告给北魏孝明帝。然而,报告交上去后,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事情被搁置下来,没有下文。

  第二年,北魏边境造反的人越来越多,北魏孝明帝在朝廷召开维稳紧急工作会议。会上,孝明帝想起了李崇的那个报告,说:“去年,李崇上表请求改镇为州,朕因为旧章程难以改变,没有听从。现在看来,李崇这个报告,开启了镇上那些人的非份之想,以致形成今日之患。”并责令李崇带兵前往边境平叛,以“将功赎罪”。

  面对李崇所受的冤枉气,《资治通鉴》主编司马光沉不住气了,特地在书中发表评论。司马光说,李崇上表,是为了“销祸于未萌,制胜于无形”。北魏孝明帝自己不采纳建议,待到祸乱产生,不但没有丝毫愧谢之言,反而把这当作是李崇的罪过,“彼不明之君,乌可以谋哉!”(那个不明智的君主,怎么可以和他共同谋事!)《诗经》所说的“听言则对,诵言如醉,匪用其良,覆俾我悖”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(见《资治通鉴》第一百五十卷)

  李崇这样的情形,以前我们在农村倒是常常碰上。一些迷信思想浓重的人,往往很忌讳人家“把好事说坏,把坏事说准”。比如,某人家的破房子快倒了,别人提醒他要及早维修,这家人却认为房子未必会倒,当然不愿维修;而房子真的倒塌后,他不但不自我检讨,客观地分析原因,反而认为这房子就是某某人的嘴“说”倒的,进而怨恨人家一辈子。所以,老于世故的人,就懂得从这样的小事中吸取教训,奉行“闲事莫管”的处世原则。从李崇的遭遇看来,这种毛病,远远不止存于乡野小民身上啊。

  像北魏孝明帝这样的人,诚如司马光所言:“乌可与谋哉。”“乌鸦嘴”不是随便当的。面对讳疾忌医,听不得别人意见的人,这“乌鸦嘴”还是不当为好。给别人提意见,一定要首先看清楚对方的为人,千万不要知其不可为而为之,这样做是徒劳无益的,说不定就要给自己惹来大麻烦。这类教训在历史上比比皆是。

  唐太宗时期的民部尚书裴矩是个很有意思的人。此人是隋朝有名的佞臣,然而,在唐取代隋,做了唐朝的干部之后,却变成了个大忠臣。唐太宗李世民经常这样表扬他:在位敢于力争,而不一味地顺从领导。是什么缘故促成了裴矩的巨大转变呢?司马光认为,君主贤明则臣下敢言。裴矩在隋朝是佞臣而在唐朝则是忠臣,不是他的品性发生了变化(而是“大环境”变了)。君主讨厌听人揭短,大臣的忠诚就转化为谄谀;君主喜欢听到直言,则谄谀又会转化为忠诚,所以君臣的关系是“表”和“影”的关系,表动则影随(见《资治通鉴》第一百九十二卷)。隋炀帝杨广曾经公然表示最不喜欢听批评之言,李世民则是中国最能接受批评的皇帝,由此看来,关于裴矩的转变,司马光所言确有道理。

  表动则影随。可见,是否拥有利于批评生存的土壤,“表”的问题至关重要。如果“表”不是“好表”,“好环境”还没形成,你就算一相情愿要理想化地做个“乌鸦嘴”,但结果往往是要失败的,对自己并无好处,对事情也没什么帮助,只不过是作了无谓的牺牲而已。人性的局限,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就可以改变的。对于成年人特别是身处高位者,指望旁人的几句提醒、批评来“改造”其素质,基本上接近幻想。在“说了也白说”的情况下,有志之士当然可以坚持“白说也说”,但对于那保持缄默的人,也不必过于苛求了。

编辑:刘秋妤
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3612013001 ICP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5000929号-1
关于本网 联系电话:0797-8101732 新闻宣传质量监督电话/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97-8101732
http://www.vxiaotou.com